武磊加盟西甲云演唱会

  鉴于全球疫情日趋严峻,西班牙国内医疗资源面临严重短缺,作为西班牙国家文化名片之一的西甲联盟决定携手桑坦德银行、环球唱片、西甲联盟合作伙伴,与西甲俱乐部、球员和音乐家们一同举办“西甲云演唱会(LaLigaSantander Fest)”慈善活动。

  作为西班牙首次为抗击疫情募集善款而举办的全球性线上慈善演唱会,这场活动所筹集的善款将用以采购抗疫所需的各类物资,这些物资将由西班牙政府协调西班牙体育高级理事会(CSD),统一分配并优先用于国内的卫生医疗体系。西班牙人球员武磊以及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都将出席这场极富意义的演唱会。

  据了解,这场西甲云演唱会将于北京时间3月29日凌晨1点如期举行。届时,这场线上演唱会将在全球范围内同步直播。

  亚雷汉德罗·桑斯、大卫·比斯巴尔、埃塔娜等20位顶级拉丁音乐歌手和音乐家,包括著名中国钢琴演奏家郎朗都将在家中连线参加这场演唱会。此前郎朗从未参与过类似活动,他的出席无疑是此次演唱会最令人期待的部分。

  “很荣幸我的音乐受到了西班牙人民的喜爱,这一周我本来计划在西班牙举办一场音乐会。我特别高兴能参加西甲联盟举办的活动,希望这能帮助人们克服我们正在面临的困难。不管情况如何,不管我们是谁,我相信这场活动会通过体育和音乐的结合,以一种更为积极的方式将我们团结在一起。”郎朗说。

  与所有艺术家一同现身的还有来自西甲联盟的20位球员,其中包括西班牙人球员武磊,尽管此前武磊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肺炎,但他仍然希望参加此次活动,这将是他继上周确诊后参与的第一场公开活动。

  武磊说:“我非常荣幸能够参加这场具有特殊意义的演唱会。在中国人民抗击疫情之际,我所在的西班牙人足球俱乐部和西甲联盟及各支西甲俱乐部都用自己的方式给予了中国人民极大的支持。现在,能够通过这场慈善演唱会为西班牙人民抗击疫情做出贡献我感到非常高兴。希望全球人民都能团结起来,共同渡过难关。”

  文章来源:https://sports.sina.com.cn/g/laliga/2020-03-26/doc-iimxxsth1960322.shtml

  新华社巴西利亚3月24日电(记者周星竹)巴西卫生部24日宣布,该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10例,累计2201例;死亡病例新增12例,累计46例。

  据巴西卫生部当天发布的数据,圣保罗州和里约热内卢州是巴西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两地确诊病例分别超过800例和300例,死亡病例分别为40例和6例。

  巴西卫生部表示,计划向各地分发更多病毒检测试剂盒,并将医务人员和安保人员纳入检测范围。此外,卫生部考虑在人口超过50万的城市设立检测点,为当地轻微症状者进行检测。

  文章来源:http://world.people.com.cn/n1/2020/0325/c1002-31647201.html

  正值淘汰赛打得如火如荼之际,每一年的欧冠冠军得晋级之路总会再次被球迷拿出来重温。而今年欧冠淘汰赛方面,几名曾经夺下大耳杯的主帅再次在这个舞台重逢,而本文将和各位深度讨论一下现在足坛上的两大流量主帅,穆里尼奥和齐达内,究竟谁的欧冠功力更深厚,谁的欧冠冠军更加有含金量。

  ▲波尔图

  穆里尼奥较于齐达内来说更早的成为球队主教练,而当时的齐达内还是以球员的身份在绿茵场上挥洒着汗水。不过不是说谁的经验老道谁就更厉害的一个,你可以看到穆里尼奥的弟子兰帕德,不是带领在自己的执教处子赛季双杀穆帅的嘛,这个问题需要两面去看。

  众所周知穆帅在自己的执教生涯当中曾经夺下过两次欧冠冠军,第一次的时候发生在03-04赛季,也是让穆帅一炮而红的赛季,当年它带领完全被外界不看好的球队波尔图夺下了近20年非五大联赛以外球队获取的首个欧冠冠军。第二次发生在09-10赛季,当时身为国际米兰主帅的穆里尼奥带领球队夺得了自己执教生涯的第二座大耳杯,同时让国米成为三冠王球队,为意大利球队证明了自身的实力。

  ▲穆帅

  而齐达内夺下的欧冠冠军的时间离现在更近,相信大家都记忆犹新,在15-16赛季;16-17赛;17-18赛季齐祖手下的完成了史无前例的欧冠三连冠,更是在他本人执教一线球队的前三个赛季均夺下了大耳杯,球迷一度觉得齐祖身上自带神秘玄学使得自己带领的球队能够在欧冠赛场上所向披靡,而齐达内也成为了无论是球员时代还是教练身份都获得过欧冠冠军的双料猛人。

  既然重温了两位主帅夺取欧冠的历史,下面就来详细跟大家去分析一下他们夺冠时的经历和难度。

  首先穆里尼奥2004年夺下欧冠那个赛季,波尔图的实力在淘汰赛球队里面绝对是一个中下水平,这是毋庸置疑的。十六进八的时候抽到了弗格森手下的,很多球迷都认为这是一个送给曼联的大礼包,可惜比赛进程却风云突变,凭借在老特拉福90分钟的绝杀,波尔图总比分3比2踩过曼联晋级。八进四淘汰赛对碰的是实力接近的里昂,但是依然凭借强大的主场优势4比2晋级。而此时,欧冠四强分别是摩纳哥;切尔西(还未强大);拉科鲁尼亚和波尔图,实力方面也是十分接近,就连同最后波尔图对阵摩纳哥的欧冠决赛也被称为欧冠史上最弱对碰。不过穆帅当时可以带领完全不被看好的波尔图拿下欧冠,执教能力的确值得肯定,可能那一届欧冠爆冷的比赛非常多,让大家认为波尔图赢的是运气,但是没有那个能力,就没有那个结果,那一年穆帅才41岁。

  ▲国际米兰

  文章来源:http://sports.eastday.com/a/200313092027456000000.html

  记者从内蒙古赤峰市公安局松山区分局获悉,2020年2月6日,松山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在工作中发现有人在疫情期间以出售口罩为由实施诈骗,涉案金额6万余元。

  

  松山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在网安、情报、图侦等部门的全力配合下,经过2天的研判追踪,于2月8日8时许将犯罪嫌疑人李某某抓获。经讯问,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对其以出售口罩为由实施诈骗,非法牟利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李某某此前做过微商,1月26日在浏览朋友圈时,看到有不少买卖口罩的信息,便萌生了做中间商赚差价的念头,在没有进货渠道的情况下,李某某以口罩出售商的身份通过微信与客户联系,为了骗取对方信任,从网上搜集某公司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图片发给客户。1月27日,先后有4人通过微信或支付宝转账给李某某人民币6万余元,当客户催促其发货时,李某某便找各种理由推脱,为将钱财据为己有,李某某还将被害人支付宝好友删除。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警方提示:疫情当前,广大群众务必提高防范意识,网上购买医用口罩等防疫用品要到正规购物网站,提到汇款、转账、提供验证码等信息时,一定要提高警惕,谨防上当受骗造成经济损失,一旦被骗要及时拨打110或到公安机关报案。(总台央视记者 刘晓波 呼和牧仁)

  文章来源:http://news.youth.cn/sh/202002/t20200211_12192640.htm

  “双十一”临近,金华不少村庄夜间灯火通明,电商经营户的文案设计、产品备货等都已到了关键时期,熬夜工作成了常态。这个一年一度的网络购物节,把金华农村也变成了火热的战场。

  1573085420431_5dc360ec159bb82b0d3b115a.jpg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金华市在重点监测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上,共有活跃网络零售网店18.5万家,在全省11个设区市中排名第二;电子商务直接解决当地就业岗位47.5万至49.8万个,间接带动就业岗位119.4万至125.2万个。10年前中国出现淘宝村,今年金华淘宝村已达334个,在全国地市中占第一位。民营经济发达的金华,与适宜草根创业的电商,似乎异常合拍,大有“村村电商、户户淘宝”的势头。

  近日,记者对金华电商村进行为期一周的调研采访,发现历经10多年发展,电商已经渗透到企业生产、农村租房市场、集镇建设等多个方面,成为影响当地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工厂接二连三归乡的经销人员,农村久热不退的租房市场,踌躇满志的特色小镇建设计划……背后都有电商的影子。

  看企业变化

  “行商的苦日子结束,又可在家当坐商了”

  作为电商的重要力量,淘宝村撑起农村电商“半边天”。阿里研究院是最早对淘宝村进行研究的机构,将淘宝村定义为电子商务年销售额达到1000万元、本村活跃网店数量达到100家,或活跃网店数量达到当地家庭户数的10%的村庄。

  1573085420959_5dc360ec159bb82b0d3b115b.jpg

  阿里研究院将淘宝村大致分为农贸类、工贸类和纯贸易类。农贸类以销售农产品为主,工贸类以销售工业制成品或手工艺产品为主,纯贸易类则主要从事网络商贸服务,常见于大型专业批发市场周边。金华的淘宝村多为工贸类和纯贸易类,分别以永康和义乌为代表。义乌背靠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多有纯贸易类淘宝村;永康依靠12430家小五金制造企业,以工贸类淘宝村为主。

  电商村类型不同,但都在改变企业形态。

  自去年12月成为京东第12家小厨电类自营店之后,永康市金姆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金鑫就“鸟枪换炮”,常在高楼林立的永康市总部中心办公了。他的电商生涯,是从2011年永康经济开发区长城村起步的。现在,他连在长城村的工厂都放弃了,一门心思经营着“益多京东自营店”。

  “我认为,制造的归制造,营销的归营销,企业该专攻擅长的领域。”45岁的金鑫,头发都已花白。作为既拥有生产经验,又擅长电商销售的他而言,思考着工厂未来的形态,也是他的分内事。自己的工厂关了,但拥有京东自营这一稀缺销售资源,金鑫已经与近20家制造企业进行合作,由他主导质量标准、产品款式,让工厂进行制造生产。今年前8个月,“益多京东自营店”交易额达2000多万元。

  “我自己做过工厂,知道以前产品研发时,尽管有设计人员参展参会,但大多靠老板拍脑袋决定。产品好不好,消费者也大多直接‘靠脚投票’,所以才有仓库里成堆的滞销品。但现在销售数据、客户评价,都在我手上,我们成了最懂客户的人。”金鑫说,供给侧改革不仅只是要提高质量,还要精准满足客户需求,依靠大数据按需生产。

  金鑫不是特例。记者在多个电商村采访时,都遇到了在门外排队的工厂销售人员。经过3年的发展,已注册成立亿影传媒公司的王艳龙,旗下有600位主播,去年在抖音、快手等各大直播平台的销售额达1亿多元。他嘶哑着喉咙对记者说,每天都要谈七八家工厂,全国各地工厂的销售员都会找来,许多就驻扎在公司,什么产品火就反馈给工厂生产什么。

  在江北下朱村,电商老板侯悦在重新装修自家的仓库和直播间时,索性留下一块区域,供企业展示、存放新品。而她旗下的主播们,也常常直接走进工厂直播卖货。“我们成了许多工厂的网络营销部,甚至有替换工厂自有销售部门的趋势。因为消费者都在手机里,而手机卖货我们比工厂强。”侯悦说。

  永康市商务局的数据显示,近年来,该市因电商催生了溜冰鞋、走步机等多个行业。“永康有着强大的制造能力。只要电商发现某个产品火,线下就组织生产,一个行业立刻就能兴起。”永康市商务局副局长章幽悠说,溜冰鞋就是电商催生出来的产业,原来永康仅有五六家相关厂家,到今年已有81家,约占天猫销售额的65%。

  与此同时,原来跟着永康五金制品走南闯北的永康销售大军,也涌现了归巢现象。永康方岩镇的程永方,曾在杭州经营一家五金店,5年前回村开网店。光他的亲朋好友从全国各地回归永康的,就有三四十位。“以前做销售,靠走街串巷吆喝、跑出来,‘坐商’是卖不了货的;现在都在网络、手机买东西了,我们‘行商’的苦日子结束了,又可在家当‘坐商’了。”程永方说。

  看农民增收

  “盘活闲置农房,村子不富都不可能”

  楼市“金九银十”刚刚落幕,义乌市苏溪镇徐樟塘自然村村支书丁新平在为他们村的房价发愁。“一室一卫的单间,现在每月租到600元,都快赶上有些城市的价格了。房租再涨,就不利电商创业了。”丁新平说,他们正学着“踩跷跷板”,平衡电商发展与农房租金收益。

  眼下,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的相关政策,还在摸索当中。再加上农村缺人气,闲置农房鲜有出租机会,许多农民抱着“金鸡”却无法下“蛋”。

  徐樟塘村为何能够成为例外?丁新平回答:“依靠电商。”2014年11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夜访义乌青岩刘村,称赞其为“网店第一村”。受青岩刘村启发,2015年,徐樟塘村完成旧村改造后,把淘宝村确立为发展目标。

  “青岩刘发展最吸引我的,就是村民的房子全租出去了。一旦盘活闲置农房,村子不富都不可能了。”有多年经商经验的丁新平分析道,农村发展电商是有先天优势的——电商创业者需要住宿、需要办公场地、需要发货仓库,房子是他们创业当中最大的成本。而农村房租低、生活成本低,只要物流、交通方便,便很有竞争优势。

  30岁的村民丁聪,是最早响应村子号召回家开淘宝店的,地址就安在自家3楼。3年下来,他买房买车生子,资金都没让父母操心过,年收益远远超过父母在义乌专业街经营10多年的纸箱包装店。在他家采访时,丁聪最大的烦恼是,他的店需要扩大经营面积,而租在他家的电商租客,却在村里一下子找不到房子,搬不出去。

  短短4年间,离义乌城区半小时车程的徐樟塘村,已有30家电商,从业人员500多人,其中本村电商10家,更多的是进驻的电商。电商的进驻、用房需求增加,直接推动该村的租房市场。目前,全村年人均租金收入达4万元左右。

  记者了解到,青岩刘村去年年人均租金收入达6万元,比它更高的是近两年新兴的“网红直播村”义乌江北下朱村,年人均租金收入近10万元。相比之下,金华其他县市的电商村房租较为便宜,但村民年人均房租收入大多也在万元以上。例如拥有金华首个电子商务创业园的永康黄城里村,年人均租金收入便有4万元。

  青岩刘村当年也是瞄准了电商,期待盘活闲置农房。青岩刘村村支书毛胜平回忆道,2005年,该村进行了新农村改造,村民统一建起了216幢4层半楼房。这些楼房的上面两层为本村村民自住,其余楼层出租。当时,租户主要来源是距离青岩刘村1.5公里的篁园市场的商家。

  2008年,篁园市场并入8公里外的国际商贸城。青岩刘村的房子面临出租难。而此时,与青岩刘村一路之隔的义乌工商学院学子们,正琢磨着利用义乌市场和互联网进行创业,也需要场地。两方一拍即合。2007年青岩刘村里开出了第一家淘宝店铺邻家实惠小店,而后一发而不可收。如今,青岩刘村拥有4000多家网店,从业人员两万多人,去年交易额达60亿元。“我们本来就是草根创业者。在创业起步阶段,低廉的房租对我们很有吸引力。”在青岩刘创业的黑龙江电商王艳龙说。

  据金华市商务局局长叶新良分析,经过多年的培育和投入,该市许多农村的互联网、交通物流等基础设施,都已经适宜电商发展。而农村低廉的房租和生活成本,具备较强的竞争优势,成为电商创业的摇篮。与此同时,农房也正好以出租的形式进入市场,令更多农民有了财产性收入。

  看乡村造城

  “人气越来越旺,有了城市的味道”

  9月11日,义乌青岩刘村举行“中国网店第一村——青岩刘直播基地”揭牌仪式暨直播盛典,青岩刘直播基地正式启动。来自全国各地的210名网络知名主播,把青岩刘村变成了网红。这里早已没有农村的模样:崭新的电商创业大街上,“直播”“电商”“互联网”等字样随处可见。孵化中心、创业咖啡馆、产品线下体验馆……大街两旁是各种与电商有关的店铺,年轻人走进走出,充满朝气。

  放下锄头的村民,即使不做电商,也能在相关服务领域找到工作。村民刘俊豪就成了青岩刘网商创业服务公司的工作人员,最近琢磨的都是山西晋城、四川汶川和陕西延安宝塔区的农村电商策划案。背靠青岩刘,23岁的刘俊豪居住、工作在村里,却拥有全国的视野。“我们做过统计,全国400多位县市的电商协会会长、副会长都在青岩刘创业过。在电商这块,我们村可比许多城市都牛。”刘俊豪自豪地说。

  江北下朱村也类似,53岁的村支书黄正兴说起“直播”“网红”,头头是道。村子里,几乎每幢楼外墙上都贴有“微商爆款”“直播对接”“支持代发”等标语。小轿车与装满货物的三轮车交错而行,堵车是常有的事。只有1400位原住民的村子,竟然挤进了5万多外来人口。由于人流的集聚,村子里超市、鲜花店、理发店等配套行业齐备,俨然像一座小城。

  一村宛如一城,青岩刘村和下朱村的这份热闹,正是永康方岩镇渴求的。为打造方岩赫灵特色小镇,方岩景区的3个村庄搬迁到镇域。如今,整体搬迁进入尾声,规划面积1.5平方公里的安置区,已安置了岩上、岩下、橙麓等3个村的3400多人。搬得下,还要富得起、旺得起,这是方岩镇的头等大事。经过多番调研,方岩镇也把目光聚焦在电商上。

  “安置区背靠诸永高速,交通物流方便;二三公里辐射范围内,又有方岩、古山、胡库三个工业区,制造企业7500多家;而且我们安置区的农房都是新造的4层半小楼,一共有2300幢,容量足够大。”说起发展电商的优势,方岩镇镇长周建伟信心十足。

  在周建伟看来,永康淘宝村多为工贸类,方岩镇未来可以成为周边工业区企业的网络销售中心,通过电商引来人流、物流,支持方岩镇域的发展。

  周建伟的设想,已经得到一组数据的证明。仅今年前8个月,安置区内就新增登记注册网上销售企业45家,电商总数已突破200家。与此同时,安置区内今年新增餐饮业22家、住宿业2家。

  在安置区白墙黛瓦的巷子里,走几步就能遇到正在发货的电商从业者。方涛正是这个忙碌大军中的一员。来自安徽金寨县的他,两年前带着岳父岳母和妻儿,一家六口来此创业。“方岩镇靠工厂近,拿货方便,创业、生活条件也好,我已经从老家带了四五家人来这里做电商了。”方涛说,方岩的人气越来越旺了,饭馆多了,酒店也有了,还喝得到奶茶,慢慢有了城市的味道。

  【记者手记】

  蚂蚁的力量

  著名作家秦牧在《艺海拾贝》一书中,写有一篇象和蚁的童话:有一头大象和一只蚂蚁比赛力气,请仙人裁判。大象挥动长鼻子拔起了一棵大树;蚂蚁咬断一根小草,拖着走了一段路。仙人最后评判:蚂蚁的气力大,因为那根小草超过它体重好多倍。

  这便是记者在一周采访中的感受。电商创业者就如蚂蚁一般,创造的价值看着不起眼,但与他们自身的禀赋、消耗的社会资源相比,力量不可小觑。而且他们像蚂蚁一般成群团式作战,改造了乡村、工厂形态。

  乡村振兴最难的就是吸引年轻人回归。曾经只有老屋、老村、老人的村落,现在有了年轻的电商创业者加入,活力四射,乡村振兴步伐加快。永康方岩安置区、义乌徐樟塘村便是如此。工厂供给侧改革最难的是如何赢得消费者的心。曾经不少靠老板“拍脑袋”的新产品,有了电商加入后,直接与消费者对话,多了许多决策依据,更容易实现精准生产。

  有学者曾把浙江的块状经济称为“小狗经济”,那么金华就是“小小狗经济”。改革开放以来,“七山二水一分田”的金华,依靠着“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创业劲头,创造了各具特色的块状民营经济,成就了多个全国乃至全球的行业“单打冠军”。“村村电商、户户淘宝”,40年后,电商从业者依靠着互联网和现代物流,又如父辈一般,以自身的力量,聚少成多形成合力,推动着乡村、工业的发展。他们的未来会如父辈一般,空间广阔。

  文章来源:http://zjnews.china.com.cn/yuanchuan/2019-11-07/196565.html